69書吧 > 臨淵行 > 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

第五十一章 被自己的來頭嚇死

作者:宅豬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獨步天途圣墟元尊龍王傳說八荒劍神百煉成神無敵天下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一秒記住【69書吧 www.utkxcj.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云尋到花狐等人,過了不久,李牧歌尋來,這個少年靈士先前還很是熱絡,現在居然變得有些生分和拘謹了,很是客氣的請他們上樓。

    蘇云和花狐心中納悶,不知道他怎么會變成這樣。

    “是不是被人魔附身了?”

    花狐向蘇云悄聲道:“全村吃飯應該也到了城里了。”

    蘇云心中凜然:“二哥別瞎說。這里是朔方城外圍,全村吃飯要去也是去內圍,那里人更多。”

    花狐小聲道:“咱們剛進城,朔方便下雪,說不定人魔一直在咱們身邊。”

    蘇云心里也毛毛的,好在那幾個僧人也走了過來,面色和善的沖著他們微笑。

    蘇云回報以微笑,幾個僧人也走入囿樓中,顯然也住在這里。李牧歌小聲道:“這幾位大師,是我們文昌學宮的先生。”

    蘇云驚訝:“文昌學宮是寺廟?”

    李牧歌搖頭:“儒釋道是顯學,基本上每個學和校都有。”

    囿樓很是破敗,里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上樓的途中蘇云他們便在狹窄的樓道里遇到了幾個道人和儒士,還有幾人面相兇惡,看起來便不像是好人。

    甚至他們還遇到一個礦工,是個豹子頭的妖怪,應該是剛才趁亂逃入這里的,因為受了驚嚇,忘記自己被嚇出了原形,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蘇云進入李牧歌的房間,李牧歌從桌臺上的小盒子里取出一小塊劫灰,只有指甲蓋大小,點燃了放在燈罩里。

    只見那劫灰在燈罩中緩緩漂浮起來,光芒耀眼,將房間照亮。

    “這一小塊劫灰,便可以照亮整晚,到了第二天早上燃盡便會化作灰燼落下來。”

    李牧歌有些不好意思,道:“住在這里最方便的地方,就是劫灰不花錢,沒有了便去劫灰廠的路邊撿一些回來。”

    蘇云嘖嘖稱奇,他也撿了些劫灰,是劫灰怪的血肉所化,只是形態上好像與李牧歌撿來的劫灰并不一樣。

    他取出劫灰怪血肉所化的劫灰,小心翼翼的捏出一小塊,把其他的收起來,與李牧歌的劫灰對比。

    只見劫灰怪血肉所化的劫灰是菱形的,上下尖尖,像是黑暗晶體。

    而李牧歌撿來的劫灰則沒有這種特性。

    李牧歌也是少年,有著好奇的天性,湊過來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劫灰怪所化的劫灰。要不,咱們直接點燃一塊,看看有多亮?”

    蘇云點頭。

    李牧歌取來火種,湊到那塊菱形劫灰前。

    轟!

    囿樓劇烈震動,第九層的一個房間火光大作,琉璃窗連同窗欞一起飛出,整個樓道所有門戶被氣浪硬生生頂開!

    不久之后,李牧歌和蘇云、花狐、青丘月等人站在囿樓下的官道邊,臉上黑一塊白一塊,頭發也被燒焦了,身上背著自己大大小小的包袱。

    忽然,樓上又有一個包袱扔了下來,砸在他們腳邊。

    “文昌學宮的小兔崽子,不要讓老子再遇到你!”

    囿樓的主人半個身子探出窗戶,沖他們破口大罵:“租給別人是要錢,租給你們是要命,你們滾球吃劫灰去吧!”

    又過片刻,那幾個僧人也背著小包袱從樓上走了下來,那囿樓主人相陪,歉然道:“幾位大師,實在不好意思,不方便租給你們……樓里還有誰是文昌學宮的?都給老子滾蛋!幾位大師,這邊請!”

    那幾個僧人黑著臉來到蘇云、李牧歌等人身邊,花狐低著頭看自己腳尖,李牧歌也低著頭看自己腳尖,蘇云滿臉純真陽光卻又茫然無知的笑容。

    雪,越下越大了,很快眾人身上都落了一層雪花。

    為首的僧人面色溫和道:“牧歌士子,我們在格物致知的道路上經常會發生一些意外,不要被意外動搖了道心,要勇敢的面對意外。你先去學宮暫住一宿,明天或者回家去住,或者再租一間房。”

    李牧歌稱是。

    過了片刻,官道上一頭巨獸搖搖擺擺的走來,那巨獸背上背著一棟二層小木樓,樓上還有燈光。

    李牧歌招手,巨獸停下,小木樓咯吱咯吱作響,兩層小樓里居然都有人,在燈光下人影晃動。

    第二層小樓的琉璃窗打開,探出一個亂糟糟的腦袋,拎著一個酒壇子,酒氣沖天,問道:“進城嗎?上車。大人兩個錢,小孩一個錢。”

    李牧歌當先一步爬上去,蘇云和花狐帶著三個小孩跟在后面,幾個僧人在最后。

    這輛獸攆的第一層已經坐滿了人,沒有下腳的地方,幾人順著木質樓梯往上爬,第二層也有幾個面相兇惡的中年漢子正在喝酒。

    幾個僧人也走上第二層,為首的僧人敲了敲車窗,道:“我們去文昌學宮。”

    “文昌學宮?”

    那拎著酒壇的車夫吃了一驚,酒意全無,連忙把酒壇放在一邊,正襟危坐。

    幾個正在喝酒的中年漢子連忙起身,一言不發的走下第二層,從樓上跳了下去,不敢留在獸攆上。

    樓下的乘客也紛紛叫道:“我到地方了,停車!快停車!”

    片刻功夫,車上便只剩下蘇云等人。

    那車夫戰戰兢兢,想要跳下車逃走,卻又不敢,只得抖了抖韁繩,巨獸發出哞的一聲不甘的叫喚,邁步向城里走去。

    蘇云與花狐對視一眼,心中均生出不妙的感覺:“李牧歌說文昌學宮風氣不好,看來不止風氣不好那么簡單。”

    幾個僧人關上車窗,小樓里頓時變得無比安靜,與外界隔絕。

    蘇云向外看去,只見高樓越來越多,云橋也越來越多,有的樓宇太高,旁邊還有云彩漂浮在樓宇的腰間。

    又有云橋從云間探出,行人走在橋上,漫步云端。

    這個城市的夜晚一點也不黑暗,處處都有點燃了劫灰的燈懸掛在樓宇內外,道路兩旁,照得城市如同白晝。

    行人們趁著夜色和雪色出來游玩,街上也是商業繁盛,宛如一座不夜之城,讓人眼花繚亂。

    路上的獸攆也多了起來,有些在狂奔,有些速度卻很慢,獸攆背上的小樓,樓上樓下都有劫灰燈照明,樓中多是年輕男女,飲酒作樂,歡歌笑語。

    蘇云他們這輛獸攆的小樓中卻異常安靜,雖是冬天,那車夫卻渾身是汗,緊張無比的駕馭巨獸行走在官道上,向文昌學宮走去。

    蘇云對面,那年輕僧人目光溫潤,微笑道:“小僧涂明。上使從東都趕來,恐怕還沒有落腳的地方吧?”

    “又叫我上使?”蘇云怔了怔。

    涂明和尚面色嚴肅起來:“上使無需擔心。我們是文昌學宮釋迦院的僧人,也是無意中得知上使的身份。上使奉命來到朔方,定然是身負重任,涂明不敢詢問,但請上使給我文昌學宮一個為大帝效命的機會!”

    狐不平快言快語道:“和尚,你誤會了,我們并非是什么上使,我們是鄉下來的,進城求學的!”

    涂明和尚微微一笑,一副我都明白的樣子,道:“上使可否請出天道令一觀?”

    蘇云瞥了瞥一旁的李牧歌,李牧歌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

    蘇云皺眉,從包袱里取出了天道院令牌,道:“大師一定是誤會了,我們真的是來求學的,不是什么上使。”

    涂明和尚接過去,幾個僧人一起湊過頭來,翻來覆去的查驗,過了片刻,那幾個僧人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沒錯的,是天道令。”

    涂明和尚站起身來,雙手托著令牌,恭恭敬敬的送到蘇云面前,沉聲道:“上使請收好。”

    蘇云收下令牌,這令牌是他們在葬龍陵中從那些死去的天道院士子尸骨上搜尋到的,一共找到了四塊半。

    他們覺得玉質不錯,原本打算拿到城里賣掉,換來錢補貼開銷,不過從涂明和尚的表現看來,這天道院的令牌應該非同小可。

    “幾位大師,我們是從天市垣無人區來的鄉下人,也是機緣巧合遇到劫灰怪這種事情,這天道令,也是我們無意中撿來的。”

    蘇云老老實實道:“我們與天道院并無干系。”

    涂明和尚哈哈一笑,與那幾個僧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上使放心,我們都明白,絕不會走漏風聲!”

    天市垣無人區里沒有人,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天道院的天道令,更是不可能被人隨隨便便撿到!

    而劫灰怪暴動,自然也不是機緣巧合便可以遇到!

    蘇云這樣說,反而讓他們更加篤信,蘇云幾人便是奉元朔國大帝之命,來朔方暗訪的天道院士子!

    幾個僧人興奮起來:“朔方,有大案子!”

    涂明和尚話鋒一轉,關切道:“幾位是從鄉下來求學的,現在還沒有入學罷?”

    花狐縮了縮頭,老實巴交道:“我們剛進城,還沒有去找學校……”

    幾個僧人同時笑了:“是,剛進城,自然是沒有入學。上使還沒有入學,想去我們文昌學宮,我文昌學宮自然歡迎得很。原本有入學考核的,也無需再考。”

    “還是考一考比較好!”狐不平連忙道。

    幾個小狐貍連連點頭,心道:“萬一這文昌學宮是個大糞坑呢?我們是進城求學的,可不是來掉進糞坑里洗澡的!”

    涂明和尚無奈,只得道:“也罷。那就考一考,走個過場。”

    花狐愈發肯定文昌學宮不是什么好地方,面帶難色道:“幾位大師,我們是鄉下來的,在朔方城沒有身份,入學恐怕有些困難……”

    涂明和尚笑道:“這事簡單。我們沒有地方落腳,先去文昌學宮睡一晚,明天早上,五位的身份便會安排得妥妥當當,毫無破綻!”

    蘇云與花狐對視一眼,心中均有一種不妙的感覺:“文昌學宮果然是朔方城最差的學校,招不到士子,鐵了心要留下我們了!”

    青丘月氣得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哽咽道:“考不上的話,我們堅決不上你們學校!”

    涂明和尚等人松了口氣,肅然道:“上使放心……”

    蘇云也有些頭大,解釋道:“大師,我們不是上使。”

    涂明凜然,環視一周,沉聲道:“諸君都明白了嗎?從這里下去之后,便沒有東都來的上使!”

    “明白!”幾個僧人異口同聲道。

    一個僧人遲疑一下,低聲道:“師哥,這個車夫要不要滅口?”

    宅豬:誰再說來張圖,我就把他滅口了,你讓我畫個球我都畫不圓!我畫不出來劫灰怪,也不會畫礦車!我閨女學畫畫,但她才七歲,不會畫插畫。跪了,求放過!

    對了,四只狐貍和全村吃飯,已經找人畫出來了,有想看的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本站推薦:牧龍師臨淵行萬古第一神滄元圖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神級文明我是光明神開天錄修羅丹神吞海

臨淵行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69書吧只為原作者宅豬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宅豬并收藏臨淵行最新章節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地址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查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七乐彩复式最多几个号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福彩3d玩法 宜人贷p2p理财平台 山西泳坛夺金结果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条件 江西快三玩法介绍 金点子股票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股票委托交易有效时间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什么叫股票指数 辽宁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