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書吧 > 福寶的七十年代 > 第153章我不會丟下你

第153章我不會丟下你

作者:女王不在家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婚色可餐:餓狼總裁輕點吻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都市超級醫圣總裁老公,太撩人!試婚100天:帝少的神秘妻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

一秒記住【69書吧 www.utkxcj.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153章我不會丟下你

    太多期待的目光落在福寶身上,福寶一時竟然不知道應該怎么回應了。

    爺爺是可以輕松叫出口的,但是父母,對她來說,卻并不好叫出來。

    寧慧月看出來了福寶的猶豫,忙道:“福寶,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你是老顧家收養的孩子,是被尼姑庵里的尼子在大滾子上撿到的,媽給你說,當年你被壞人抓走,就是從大滾子上丟的,你又和媽那么像,你就是媽的孩子啊,你原來名字叫糯糯你知道嗎?”

    糯糯……

    在福寶的記憶中,并沒有糯糯這個名字,但是現在寧慧月這么一說,她竟然有一種熟悉感。

    她能夠看明白周圍的事擁有神智是孤身一人躺在大滾子山開始的,但是當她擁有神智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幾個月的嬰兒了,那在她幾個月之前呢,在這之前,她是真正孩童一般的懵懂,那個時候,她曾經被喚過這個名字?

    或許在她懵懂還沒有擁有神智的時候,曾經被呼喚過這個名字?

    就在這時候,又聽到于老爺子突然盯著福寶,激動地問:“你見過一塊玉嗎?本來你有一塊玉的,那塊玉你看到了,非要抓著不放開,我只好給你買了,那塊玉后來也跟著你一起失蹤了!你還記得嗎?”

    他轉首望向兒媳婦確認:“對吧慧月?”

    說起這塊玉,當時也是玄乎得很,本來是不起眼的一塊玉,根本不可能值那些錢,也就是隨便看看,誰知道當時才三個月的女兒竟然伸出了小胖手,死死地攥住了那塊玉,怎么也不放開。

    小孩子攥住了,也不能硬掰,周圍人都勸說是緣分,不然就買了吧,于安民覺得不值當,還是想哄哄女兒睡著后再偷偷取出來,誰知道于老爺子竟然咬咬牙,非要買,那可是他一年的工資哪!

    他說玉是有靈性的,孩子死死攥著不放說明這玉和孩子有緣分,于是就這么買下來了。

    于安民寧慧月夫婦看著那玉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沒當回事,只是隨手讓女兒戴著而已,反而是于老爺子,雖然年紀大了,但因為當時出了那么多錢確實肉疼,是一直記掛著這個事的。

    寧慧月怔愣了下,這才想起來,她跺腳:“對,在福寶身上,可當年她被人抱走,我一直以為那塊玉也被人家私吞了,就沒想起這茬來!”

    三雙眼睛滿含期待地望向福寶。

    福寶微微垂下眼來。

    她之前就大概明白,寧慧月夫婦就是她的親生父母,只是并不會去深想,因為她覺得于家的人距離自己很遙遠,寧慧月也距離自己很遙遠。

    現在,自己對糯糯這個名字莫名的熟悉感,以及他們提到的那塊玉,一切確認無疑,眼前的人,就是她的親生父母。

    突然想起很小的時候,她曾經掰著手指頭給人家說,聶老三媳婦是她的舊娘,劉桂枝是她的新娘,那個娘不要她了,所以她有了新的娘,新娘比舊娘好。

    雖然從孤身一人躺在大滾子山時,她就有神智了,但是對這世間人情她并不懂,也不知道娘意味著什么,母親意味著什么。

    所以她可以輕易開口說新娘舊娘,在心理上可以換一個娘認一個娘。

    后來她知道,不是的。

    娘就是娘,有人生下來就有娘,而且這輩子只有一個娘。

    劉桂枝很疼她,她也把劉桂枝當成親生的娘,但她確實不是劉桂枝生的。

    現在,寧慧月站在她面前,讓她明白,她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來到這個世間,也是有血緣羈絆的。

    親情撲面而來,胸口滿溢著說不出來的滋味,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這個時候,一雙手抬起,輕輕碰了下她的。

    干燥有力的手觸碰過自己的手,帶來了溫暖的觸感,福寶的心稍微安定了下。

    她望向寧慧月,于老爺子和于安民,看著那三個人期待又忐忑的目光,壓抑下心內的澎湃:“我確實是有一塊玉。”

    聽到這話,三個人都激動了,于老爺子仰天長嘆:“蒼天有眼!這果然是我老于家的閨女,這就是我家的小糯糯啊,我家糯糯終于回來了!”

    寧慧月開始擦眼淚,就連于安民的眼圈都紅了。

    福寶繼續說道:“于爺爺,我確實是一個孤兒,當年被丟在大山里,后來被養在尼姑庵,我身上而已確實是有一塊玉,如果所有的巧合都能恰好對上,我確實應該是于家丟失的那個孩子。”

    說著間,她取出了那塊玉。

    當寧慧月等人看到那塊玉,一個個猛點頭:“就是這塊,沒錯,就是這塊!”

    福寶見此,深吸了口氣:“不過即使這樣,我也必須得到我鄉下父母的認可。”

    于老爺子和寧慧月夫婦面面相覷,認可?

    福寶的輕嘆了口氣:“我的父母在鄉下,他們把我養大,把我當成親生孩子一樣看待,十幾年來受盡寵愛,還供我讀書。我一個農村的女孩子能考上京師大學,你們就知道我父母對我的寵愛了。現在,哪怕我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我也不可能不和他們商量就認了親生父母,這樣讓他們情何以堪?所以,即使確認無疑,我也希望,我們能坐在一起,當著我父母的面認親。”

    于老爺子聽著自己孫女這一番話,合情合理,重情重義,一時不由感慨萬分。

    是了,自己的孫女被人丟在了大山里,能長得這么大這么好,還能考上京師大學,這都是人家含辛茹苦拉扯大的,自己現在突然要認,這不是摘人家現成的果子嗎?

    貿然就認了,連人家的養父母都不說一聲,這確實不合適。

    總不能哪天這孫女回到鄉下,直接告訴人家養父母,我認了親生父母了,就是那個誰誰誰,這讓人家養父母心里怎么想?

    于安民和寧慧月他們當然是認同這話的,認親這個事,自己就這么認了對人家父母確實不敬重。

    而福寶能說出這番話,說明她真是個好孩子,被教導得很好。

    況且,福寶那話里意思,分明就是已經承認了她就是自家的女兒,只是需要過養父母那一道?

    這就足夠了!

    于是一家子連連點頭:“好,你說得好,是應該告訴你父母一聲,要不然這樣吧,咱們這就讓你父母過來首都,大家伙一起聚聚,坐一起談談這事?”

    福寶:“這個時候,眼看過年了,我父母忙著,未必有時間出來。我是想著,這次寒假回去,我會和父母說一下這個事,如果他們愿意,到時候再跟著一起過來首都吧?”

    于老爺子急得要死,跺腳道:“這怎么行,那得等多久!”

    于安民和寧慧月對視一眼,他們當然等不及,恨不得現在就讓福寶認了他們,但是想想,他們之前和福寶還有些誤會,所以這件事不能操之過急,只能慢慢來。

    當下兩個人壓下內心的激動,反過來趕緊勸住老爺子:“福寶考慮得周全,那就等等吧,等過年,到時候鄉下養父母來了,咱們坐一起吃個飯,再認親,不是挺好?”

    老爺子自然是不樂意,有孫女在面前不讓認,這和看著日本鬼子不能打有什么區別,不過想想福寶的話,重情重義確實是想得周全,于是只好勉強卻委屈地道:“行吧,我就聽咱孫女一次。”

    大家首次打成共識,雖然沒能正式認了女兒,但是在寧慧月等人眼里,這和叫爸媽也就差一步了,一個個自然心里澎湃起伏,寧慧月更是用殷切的眼神看著福寶,小心翼翼地說:“那……福寶啊,這段時間,我沒事可以過來看看你嗎?”

    福寶還沒開口,那里寧慧月忙不迭地解釋道:“你放心,我們不會打擾你的學習,也不會太頻繁過來,我們,我們就是——”

    她忙解釋道:“就算是普通朋友,就當是一個長輩,偶爾一起吃個飯也沒什么吧?”

    福寶略猶豫了下,還是點頭:“不過真得不用給我送什么貴重的東西,我并不缺那些,也不太需要,能一起吃個飯就很好了。”

    一起吃個飯?

    這對于于安民夫婦來說,那就是天大的進步了!

    寧慧月眼圈都紅了:“福寶說得對,沒事的時候,咱一起吃個飯什么的。”

    于老爺子自然更是說好好好。

    看看時候也不早了,按說于家人也該走了,不過于老爺子眼巴巴地看著福寶,他舍不得離開,想多看看福寶,一口一個叫著糯糯,福寶沒辦法,面對這樣一個老人,任憑誰都會心軟,她只好道:“爺爺,你沒事就可以過來找我,或者我有時間去看望你也可以,咱們都是首都,很方便。”

    福寶這么一說,于老爺子自然是高興,激動得老淚縱橫,旁邊的寧慧月于安民也松了口氣,松了口氣之余,寧慧月幾乎是羨慕地望著于老爺子——福寶對爹可真好。

    不過轉念一想,福寶對于老爺子好,這就說明她愿意承認這個家,這就是好事!剩下的,就需要時間慢慢等了。

    畢竟十七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幾天了。

    于家人滿臉高興,而蕭定坤聽到福寶叫于老爺子“爺爺”的時候,臉色卻有那么一些不自然。

    論輩分,他是叫于老爺子為伯父的,現在竟然生生差了一輩。

    于老爺子正高興著,哪里顧得上那么多,他拉著福寶的手,一個勁地說:“你現在叫福寶是吧?這是一個好名字,爺爺一聽就喜歡這個名字,你現在長得可真好,真好……”

    他年紀大了,說話絮叨,絮叨完了又開始說:“福寶,趕明兒去家里,爺爺讓你媽給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爺爺都給你買,你想要月亮爺爺都想辦法。”

    于老爺子這邊正說著,就見幾個老戰友過來了。

    幾個老戰友乍知道這個演陶星兒的女娃娃竟然是老于家丟失的小娃娃糯糯,自然吃驚不小,如今跟著趕過來,一看,嗬,老爺子人家已經牽著自家孫女的手一口一個孫女地叫了。

    于老爺子看到幾個老戰友過來,臉上那叫一個驕傲自豪:“這是我孫女,我親孫女,真正的孫女,她現在叫福寶了,你們都叫她福寶,這可是一個好孩子,長在大山里,從貧窮的大山里考進了京師大學!我孫女厲害哪!”

    幾個老戰友頓時眼紅得不行了。

    其中最不是滋味的就是孫老爺子。

    明明之前他還夸口這是他兒媳婦的弟弟的對象,別人都很羨慕他,怎么轉眼變成老于家的孫女了?

    孫老爺子看向旁邊的蕭定坤:“定坤,你也來了,這,這不是你對象嗎?”

    他大大咧咧地說。

    他這一說,別說是福寶,就是蕭定坤,面上也有了幾分不自在。

    福寶忙看向蕭定坤,蕭定坤也恰好看向了福寶。

    四目相對,那目光對福寶來說仿佛燙人,趕緊轉過頭去不看蕭定坤了。

    兩個人之間的關系是只曾意會不曾言傳的,現在突然被一個不熟悉的人大大咧咧地說出來,自是臉上火辣辣。

    在這個時代,談對象本來就是隱晦的,不會付諸于口,不會大聲宣揚的。

    蕭定坤原本就因為那句“爺爺”心里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如今見福寶羞澀地掃了自己一眼便慌忙躲開了,當下更是心微微一沉。

    她不喜歡?

    還是不太愿意?

    而當蕭定坤和福寶因為那點微妙的小心思而各有想法的時候,于老爺子率先炸了,他瞪大眼睛:“老孫,你說啥?你家兒媳婦的弟弟和我孫女搞對象?我孫女才多大,她才剛上大學,怎么能搞對象?她還很小!”

    老孫一噎,心里不好受了。

    是我先說那是我兒媳婦的弟弟的對象,你當時還挺羨慕,現在突然搖身一變成你孫女了,你開始指責我了?

    于老爺子牢牢握著自己的孫女的手,看看蕭定坤,大手一揮,堅定地說:“不行,我不同意!”

    福寶:“啊?”

    蕭定坤臉色頓變。

    孫老爺子頓時不知道怎么好了,這,這算啥?

    幾個老戰友見此,紛紛上前勸:“老于,恭喜恭喜,你總算找到孫女了,不過孩子年紀不小了,人家想搞對象就搞對象嘛,咱們犯不著——”

    然而于老爺子倔脾氣上來了:“不行,我不同意,我孫女還得回我家,不能被搶走!”

    于安民和寧慧月面面相覷。

    他們當然也不舍得才找到女兒,女兒就要搞對象了,但是,他們小心翼翼地瞅著福寶,那也得看福寶的意思不是嗎?

    現在是于家眼巴巴地盼著福寶認祖歸宗,哪好去干涉福寶自己的事。

    自己老爹,就是沒搞清楚自己的地位哪!

    寧慧月趕緊拼命地給于安民使眼色,于安民上前勸:“爹,這件事咱們回去慢慢商量,現在是在學校里,福寶下午還有課,咱不能耽誤她上課。”

    寧慧月:“對對對,福寶現在功課緊,學習忙。”

    于老爺子一聽:“真的?福寶你下午還有課?”

    福寶忙點頭:“是,我還有課。”

    于老爺子總算消停了,擺擺手:“那你回去歇著,等下還得上課,可不能太累著,累著爺爺要心疼。”

    寧慧月和于安民趕緊勸著于老爺子,幾個老戰友也忙上前,總算勸著于老爺子要回去。

    于老爺子臨走前,突然想起一件事,從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個錢包,打開來,里面有十幾張大團結,還有一些糧票:“福寶,這些給你,你在學校里,學習太緊,你得注意營養,這些給你補充營養。自己拿著這些錢,想買啥就買個啥去。”

    福寶哪能要這個,趕緊婉拒,然而于老爺子倔勁上來了,非要塞給福寶。

    最后大家都無奈了,就連寧慧月都用哀求的目光看著福寶:“福寶,你收下吧。”

    福寶只能收下,想著回頭再還給寧慧月。

    于老爺子看著福寶收下錢,心里樂顛顛的:“看到沒,這是我孫女,多好看啊,還是京師大學的!跳舞也跳得好……”

    旁邊幾個老戰友看著他顯擺,心里那叫一個氣啊,又同情又氣。

    而孫老爺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行,他服氣,人家是親爺爺,而他只是對象的姐姐的老公公,差老遠去了。

    ……

    送走了于家人后,一群人都圍上來了,福寶的同學舍友,全都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大家已經很快傳開了,都知道福寶竟然是于小悅叔叔家的孩子。

    大家都知道的,于小悅家境特別好,不是一般人家,本來大家都羨慕她,覺得這是大家沒法比的,可是現在,福寶竟然一下子成為了于家的人。

    不少人驚嘆之余,又有些羨慕,而福寶的舍友們開始是不敢置信。

    一直以來舍友們都以為于家是看上了福寶想讓福寶當兒媳婦,這個思維有點固化,現在突然說福寶竟然是于家丟失的女兒?

    舍友們震驚之后,慢慢地回想,終于想明白了。

    對了,這樣好像更合理!而且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馮美妮羨慕得眼睛發光:“福寶,福寶,你以后就是于家的人了,你也可以讓你親爹娘帶你去法國了!”

    現在大家學英語學多了,對于出國進修有一種天然的迷信,覺得出國一趟就是鍍金,馮美妮羨慕于小悅鍍金過,對于福寶竟然是于家的女兒羨慕得都要哭了。

    李娟兒也是震得不行了,她一直覺得自己和舍友們是沒法和于小悅比的,是兩種不同的人,實際一點說,等之后畢業分配的時候,人家分配啥單位,自己分配啥單位,那都是可以想象到的,這前途完全不一樣。

    在這點上來說,她想得很實際。

    可是現在,福寶竟然是于家的女兒,看樣子是于小悅的堂姐妹?那不就是以后可以和于小悅平起平坐了嗎?

    李娟兒望著福寶,她隱隱感覺福寶以后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了……完全不一樣的人了。

    莫家思倒是沒啥大感覺,除了羨慕還是羨慕,王鳳花則是替福寶高興:“有了在首都的爹娘,福寶在首都有根了,有人這么疼你,幫襯你,以后肯定啥事都順利!”

    最后大家都圍著福寶,嘰嘰喳喳地討論,馮美妮還納悶福寶到底怎么回事,既然是于家的女兒,怎么會長在小山村里。

    福寶本來不想把這件事張揚出去,想先和老家的爹娘商量下再說,沒想到這么沸沸揚揚一鬧,大家都知道了,當下只好稍微解釋了下自己是抱養的,于家父母好像當年去她們山里附近下山駐扎過,或許是因為這個丟的,大家這才恍然。

    好不容易羨慕圍觀的舍友同學都散去了,福寶終于可以和蕭定坤一起出去走走。

    福寶當然注意到了,自從于家過來認親走了后,蕭定坤臉色就不太好了。

    她和他并肩走在學校的西門外,悄悄瞥了他一下,只見他面沉如水,眸中沒有任何情緒。

    這明顯是不高興了。

    他是很少給自己擺臉色的。

    福寶在心里輕輕地嘆了口氣,停下來了。

    蕭定坤顯然是心中有所思,在她停下了后,兀自往前走。

    一直走了幾步,才猛然意識到不對,停下來,轉身往回看,卻發現她已經落后自己兩米遠了。

    福寶故意沖他笑,埋怨道:“定坤哥哥,你干嘛走這么快,竟然把我丟下!”

    蕭定坤看著眼前少女笑顏如花,眸色轉深。

    他想起來于家老爺子的那些話,也想起來自己恍惚中想起來的那一幕。

    他定定地凝視著眼前的小姑娘,這個他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小姑娘。

    “我不會把你丟下的,永遠不會。”

    他突然開口,低沉鄭重,聲音帶著絲絲的沙啞。

    福寶一愣。

    她本來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他竟然這么正經。

    正意外著,他的聲音再次傳入耳邊:“可是我怕你把我丟下。”

    今天是元旦,城市里才會過的新年。

    周圍國營商場里掛出了紅色的條幅,街道上有談對象的小年輕挽著手出去看電影,也有父母帶著歡快的小孩子漫步在街頭。

    一切都是那么熱鬧。

    福寶定定地望著眼前的蕭定坤,耳邊還在回響著他那句話。

    他是她的定坤哥哥,在她眼里,他是那個十三四歲就以一己之力阻止了村民斗毆的少年,短發飛揚充滿力量,他無所不能,可以弄來布票糧票,還可以弄來海鷗相機和小貨車。

    他能看透一切,幾乎無所不知,無論自己遇到什么麻煩,他總是能一語道破給自己以指引。

    但是他剛剛說,不要丟下我,那個聲音竟是帶著濃濃的不確定。

    冬日的陽光溫煦地灑下來,不偏不倚,落在蕭定坤漆黑深邃的眼眸中,這讓福寶可以看到那雙眼睛深處躍動著黑色的火焰,緩慢而冷沉地燃燒著。

    許多許多的情緒撲面而來,忐忑不安的,渴望貪婪的,他盯著她,仿佛盯著遙遠到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福寶舒出一口氣,來緩解自己心里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之后輕聲道:“定坤哥哥,我怎么會丟下你呢。”

    低低的話語,理所當然,又覺再平常不過。

    但是蕭定坤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眸中瞬間綻放出一道暗色的光芒,之后邁前一步,猛地握住了福寶的手。

    大街上的人流熙熙攘攘,他緊緊攥住她的手,盯著她,啞聲道:“不會是嗎?永遠不會是嗎?”

    兩個問句,明明是往日般沉穩低啞的聲音,但此時卻透著急迫。

    他急于確認。

    福寶抬頭凝視著他,看著他緊繃的凌厲下巴,點頭,鄭重地點頭。

    之后她歪頭,有些詫異地道:“不會啊,我為什么要丟下定坤哥哥?”

    蕭定坤垂首,暗沉的目光帶著難以言喻的溫柔和小心:“也許你會發現我不夠好,也許你發現別人更好,也許你家里人不喜歡我——”

    福寶趕緊搖頭,堅決地搖頭:“不會的,定坤哥哥,我,我肯定不會的!”

    她還太年輕,不懂得他因為什么這樣,也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說什么話來安撫他,只好拼命地道:“我肯定不會的!”

    單調貧乏的字眼,用力地說出來,這是她給他的保證。

    蕭定坤看著她,沉默不言。

    福寶看他這樣,又急又心疼,拉著他的手:“定坤哥哥,是不是剛才于爺爺那么說你不高興了?你別當真,任何人都做不了我的主,我的路是我自己的,別人管不了!”

    蕭定坤看著小姑娘急得臉都紅了,默了很久后,終于發出清啞的一聲笑來。

    “福寶,你說的,我知道。”

    福寶急得跺腳:“那你為什么不相信我?為什么要說出這種話?”

    她想起剛才他那語氣,心里有些凄涼,又覺得委屈,悲憤地道;“你明知道我的心思,卻要說那種話,這是故意讓我難受嗎?”

    蕭定坤:“是,我是故意的。”

    福寶有些不敢相信地瞪著他,晶亮的眼睛瞪大,粉紅的兩頰鼓鼓的,一時之間真是氣死了,恨不得捶他:“定坤哥哥你故意逗我?你太壞了!”

    蕭定坤凝視著她生動鮮活的小模樣,啞聲道:“對,我就是太壞了。”

    福寶氣得發出嗷嗚一聲,攥成小拳頭捶打他:“定坤哥哥!你怎么可以這樣!”

    氣死人了,虧她剛才拼命地想解釋,急得汗都要出來了。

    粉嫩的拳頭打在男人寬大結實的肩膀上,福寶氣得像一只發脾氣的小貓。

    蕭定坤抬起有力的胳膊,半環住她的腰,之后順勢一帶。

    他的力道太大,太猛,動作霸道生猛,她都沒來得及叫出聲,就已經被他帶到了路邊的槐樹后面。

    強悍的臂膀就攬在她腰上,冬日的面包服并沒有那么厚實,纖細的腰肢不盈一握,蕭定坤覺得自己兩只手一掐就能掐過來。

    現在,她就在他懷里,柔弱得像只小貓,生氣勃勃,眼睛發亮,揮舞著小拳頭對他張牙舞爪。

    要用怎么樣的力道抱住她,才能不讓她逃脫。

    蕭定坤深邃的眸底閃動著熾烈的火焰,低頭凝視著懷里的小東西。

    福寶開始還氣鼓鼓的,后來就覺得不對勁了,他們躲在了槐樹后面,遮住了人流,遮住了視線,他用自己的臂膀營造出一個隱蔽的空間,將她禁錮在他臂膀和胸膛之間。

    目光火燙得仿佛要把她燒灼,而腰際的臂膀明明隔著冬日的棉衣,卻依然傳來了難以抵御的溫度,寬闊結實的胸膛在距離地起伏,讓她知道自己緊靠著的是一個活生生的男人。

    她面紅如火,仰起頭來看他,卻看到緊繃的頜骨下方,線條利索的頸子上,屬于男性象征的喉結滑動了下。

    一瞬間,福寶心跳如鼓,呼吸無能。

    深沉火熱的視線落在福寶臉上,但是福寶卻不敢去看他一眼。

    怕看一眼,就被看透了所有的心思。

    低啞溫柔的聲音傳入耳中:“福寶,你剛才說,我明知道你的心思?”

    福寶低垂著頭,卷翹的睫毛顫動,小小聲地道:“嗯……”

    蕭定坤:“可我不知道。”

    福寶眨眨眼睛,疑惑地看過去。

    四目相對,蕭定坤突然笑了,笑得眸中火焰更盛,他盯著她,不錯過她臉上每一絲情緒變動:“嗯?你到底是什么心思?”

    那聲“嗯”帶著低沉的顫音,入了福寶的耳,輕輕摩在福寶心上,一時間福寶只覺兩耳震顫,手指酥麻。

    福寶:“我……我不知道!”

    蕭定坤挑眉:“不知道?”

    福寶臉上火燙,心里又惱又羞,干脆理直氣壯地大聲道:“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蕭定坤聽著,手底下胳膊一緊。

    福寶就被迫緊靠上了蕭定坤。

    福寶羞得兩腿無力,不知所措,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低首間,蕭定坤急而重的氣息輕輕噴在福寶面頰上,他盯著她,輕啞地喃道:“小福寶,你告訴我說你不知道?”

    福寶受不了,實在是受不了,她覺得自己血液膨脹,心快要炸開了。

    她下意識推拒他的胸膛:“別,別人會看到!”

    小小聲地哀求:“定坤哥哥你放開我,這是在街上……”

    她知道定坤哥哥要她說什么,但是她真得說不出來,這是大街上,盡管在槐樹后面,擋住了路人的視線,但是只要別人有心,總是能看到的。

    再說,那種話,自己的心思,她不知道怎么說出口,更不知道怎么去迎視他那雙幾乎要把人吞下去的燒熾目光。

    蕭定坤低頭凝視著這個羞紅臉的小白兔,卻是怎么也不舍得放開她:“你剛才說我壞。”

    你就是壞啊,說那么過分的話!

    福寶在心里咬牙切齒。

    蕭定坤:“說我壞,我就不放開你。”

    他吐出的話語輕輕落在她面頰上,帶來些微的癢感,那種感覺陌生而異樣。

    福寶委屈又無奈地,咬唇跺腳;“定坤哥哥你好過分,讓別人看到多丟人啊!”

    蕭定坤啞聲道:“我就是想過分。”

    福寶這下子氣哼哼了,抬起拳頭就要繼續捶打他,他怎么可以這樣!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路邊傳來了說話聲,好像是有人在說要在這邊歇一歇。

    福寶一聽,急了,她怕別人看到,雖說現在大街上手牽手搞對象的也不少,也沒有流氓罪了,但是她害羞啊!

    她連忙讓步,軟軟地道:“定坤哥哥一點不壞,好哥哥,你就放開我吧……”

    少女的馨香就在鼻間縈繞,她說出的話沁涼柔軟,如絲如綿,讓他血液沸騰,讓他恨不得——

    蕭定坤眸中震蕩,身體僵硬。

    默了好久,他猛地一咬牙,驟然放開了攬住她腰肢的胳膊,卻在放開她的那一瞬間,牢牢地攥住了她的手。

    有力的大手握住那綿軟小手,他壓抑下胸口的激勇,啞聲道:“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學校。”

    福寶羞澀地低著頭,輕輕嗯了聲。

    蕭定坤握著福寶的手,沒再多看福寶一眼。

    他只是牢牢地握著,帶著她往前走。

    福寶瞥了他一眼,只見這男人面沉如水,眸中卻閃爍著壓抑的焰光。

    ……

    蕭定坤把福寶送到了宿舍前,兩個人四目相對,誰都沒說話。

    在槐樹后面發生的這件事,對于福寶來說是很大的震撼了,這輩子平生第一次,她被人這樣摟在懷里,她現在甚至還可以感覺到身子被強悍臂膀和結實胸膛禁錮住的那種緊迫感。

    她咬唇,避開他的視線,小聲說:“那,我先回去了。”

    蕭定坤:“回去后,別人問你,你不用說太具體。一切等過年和你父母商量了再說。”

    福寶乖乖點頭:“我知道。”

    蕭定坤:“于家的人來找你,你想怎么應對都行。”

    福寶抿唇:“知道啦!”

    蕭定坤想想,還是道:“最近,如果你碰到了霍錦澤——”

    他眸中透過一絲復雜的情緒:“少和他說話。”

    福寶:“啊?霍錦澤?”

    蕭定坤:“對。他這個人性子不好,少招惹他。”

    性子不好,這個福寶是很贊同的。

    福寶連連點頭:“我當然不想搭理他,每次見到他都沒好事。”

    蕭定坤:“以后少見就行了。”

    福寶笑了,心里想著他干嘛要自己答應這種完全不著邊的問題,她統共才和霍錦澤見過幾次?當下自然統統答應,這才要上樓。

    誰知道蕭定坤卻又叫住了她。

    福寶歪頭笑道:“定坤哥哥,還有什么要囑咐的嗎?”

    看著她那天真又調皮的小樣子,蕭定坤眸中也泛起暖意,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福寶,元旦快樂,這是送給福寶的元旦禮物。”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本站推薦:龍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財運天降花嬌好想住你隔壁特種奶爸俏老婆妖夏總裁爹地,媽咪9塊9!暖婚33天隨身系統:暴君,娶我

福寶的七十年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69書吧只為原作者女王不在家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女王不在家并收藏福寶的七十年代最新章節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地址 海南4+1彩票规则 淘宝广西快三开奖一定牛 瑞银网 二肖二码中特七七 浙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 东方电气股票分析 秒速快三骗局 今天七星开彩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 2018一2019女子篮球总决赛 海南飞鱼体彩手机版 北京pk拾开奖软件 股票推荐网站 三分pk拾的玩法与规则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