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書吧 > 神醫毒妃 > 第501章 誰不要臉我罵誰

第501章 誰不要臉我罵誰

作者:楊十六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神圣羅馬帝國大漢龍騎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妻雙世寵妃原著:爺我等你休妻帝國霸主

一秒記住【69書吧 www.utkxcj.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01章 誰不要臉我罵誰

    錢嬤嬤的話在場眾人都聽明白了,特別是小葉氏,聽得那是明明白白。

    她終于知道之前白興言曾說過的話是什么意思,原來是安排了這么一出好戲。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場精心的安排,只要這個嬤嬤進了國公府的大門,那么驗不驗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外頭肯定已經放出風去,因為昨日之事,國公府請了嬤嬤入府為天賜公主驗身。只要這個消息一傳開,一傳十十傳百,一百個人里就算誰都不信,但也總有那么一兩個心生疑惑的。只要有疑惑,就會有風波。

    小葉氏想著,今日之后,很有可能大街小巷就會傳出天賜公主被人擄劫至城外,天黑才歸,身子已不再清白的消息。哪怕只是傳聞,但人言可畏,誰知道傳來傳去會成什么樣呢?

    她也相信白興言還會安排人刻意引導,將這個傳聞人坐了實,到時候就算那十皇子自己不在意,皇家也絕不會允許一個聲名狼藉的女子嫁入尊王府成為正妃。

    在祠堂郁結的一口怨氣直到這會兒總算是透了出來,小葉氏面上平和,但心頭卻已是狂喜。白鶴染今日給她的恥辱沒想到這么快就得到報應,還真是天道好輪回呢!

    白鶴染坐在椅子上,盯著那位錢嬤嬤看了一會兒,不由得笑出了聲兒。“宮里的奴才還真是敬業,即便是已放出宮多年,依然忘不了自己的老本行。”

    那錢嬤嬤趕緊給她行禮,“老奴見過天賜公主。”膝蓋微屈,很是有幾分傲氣在。

    可是白鶴染就要挫一挫她這種傲氣,你都上門來找我茬兒了,我還能給你好臉色?

    “喲,這剛說完敬業,怎么就不守規矩了呢?白在宮里混了那么多年,連見了主子該行什么禮都不懂?奴才遇了本公主是要行跪禮的,何況你如今已經不在宮里,就是一平頭百姓,憑什么如此舍不下自己的膝蓋?難不成還要讓本公主著人敲了你的膝蓋骨?”

    錢嬤嬤一愣,她來之前只是聽聞這天賜公主不好對付,但也沒想到如此不好對付。要早知這樣,跟文國公那邊應該開價更高一些,否則還真對不起自己今日受的這番屈辱。

    她心下合計著回頭要找白興言補銀子,但還是聽了白鶴染的話跪了下來,重新行禮問安。

    白鶴染這才滿意地點了頭,“這才像宮里奴才的樣子,否則本公主還以為你是假冒的呢。不過一個已經放出宮去的奴才,今日這又是領了誰的差事來我文國公府?”

    她沒叫起,錢嬤嬤也只能繼續跪著同她說話:“回公主,老奴是奉了文國公之命,前來為公主驗查正身,以敬皇家威嚴。”

    這話一出,白蓁蓁的火氣騰地一下就竄上來了——“簡直不要臉!”

    白興言一愣,“你罵誰呢?”

    “誰不要臉我罵誰!父親緊張個什么勁兒?難不成以為我在罵你?你要臉嗎?”

    白興言覺得她這話問得怎么答都是個坑,但又不能不答,難道承認不要臉?于是只好硬著頭皮道:“為父自然是要臉的。”

    “那可就剩下這外來的老婆子了,父親的意思是她不要臉?嘖嘖,人家替你辦事,這事還沒等辦呢你就說人家不要臉,還讓不讓人活?有你這樣的合伙人嗎?”

    “你給我住口!”白興言氣得直翻白眼,“這里沒你說話的份兒!”

    “剛才你說沒有林姨娘說話的份兒,現在又沒有我說話的份兒,敢情在這個家里我們都沒說話的權利,就你自己有?父親,我沒記錯的話我們剛和解吧?翻臉就不認人了?”

    白鶴染覺得這個話題非常有意思,于是她問那錢嬤嬤:“你來這一趟,我父親給了你多少銀子?”

    錢嬤嬤義正辭嚴地道:“老奴為皇家做事,分文不取!”

    “好!”白鶴染大聲道,“那便分文不取。這位嬤嬤真是正義之士,為正皇家威嚴,寧愿一點好處都沒有的來得罪一位公主,這種精神實在可嘉。你放心,本公主定會將你樹為典范,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美名。不過你可給我聽清楚了,分文不取這話一說出口,倘若再讓我知道你拿了白家的好處,那可就是欺君之罪。”

    錢嬤嬤怔了怔,反問道:“老奴只是來驗公主之身,怎么就欺君了?”

    “當然是欺君!”白鶴染告訴她,“既然要正美名,這事兒肯定是要做大的,我會上奏朝廷,呈報父皇,所以若你根本不是分文不取,那自然就是欺君。”

    錢嬤嬤心下開始打鼓了,她想反口:“辛苦錢還是得的。”

    “哦,那說到底還是收費的啊!”白鶴染拍拍桌子,“既然要拿銀子,剛剛為何還說分文不取?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你當本公主是什么人?如此出爾反爾,這種品性的奴才也配來與本公主說話?”

    白蓁蓁那頭又把話接了過來:“辛苦錢?誰給你辛苦錢?我爹現在手里的每一文錢都是我娘親給的,我娘親可不會出這筆銀子。我到是想看看這辛苦錢怎么掏,從哪兒掏。”她說著話,樂呵呵地問白興言,“父親,這筆支出你打算計在什么帳上啊?府里的帳也有幾日未查了,看來今兒得好好查一查,可不能如此隨便亂花,想給誰就給誰。”

    白興言覺得好沒面子,這還當著外人面呢,居然把府里的短兒都揭了出來,這讓他以后在外頭怎么做人?傳出去還不得讓人笑話死啊?

    他想訓斥白蓁蓁,可再一瞅白鶴染那副當仁不讓的表情,還有紅氏那吃人般的目光,就又膽怯了。這萬一再給惹火了,又不養家可怎么整?

    偏偏怕什么來什么,剛想到萬一不養家,白蓁蓁的話就又來了:“反正現下祖母上二叔府上吃飯了,我二姐姐呢也有的是銀子不需要我惦記,最近三姐同我關系還不錯,看在三姐的面子上,我可以把林姨娘一起帶上,再加上我娘親和弟弟,咱們都到外頭下館子去。我們餓不著就行,至于府里其它人,那根本就不是我們該管的。所以父親你就作吧,作來作去就是自己餓肚皮,誰都拯救不了你。”

    白興言白興言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沒錢就沒地位,沒權也沒地位。可他現在既要靠著紅家的錢,又要靠著葉家的權,夾在中間著實難受。

    “終有一天要翻身”的信念在心里再一次堅定下來。

    這時,小葉氏開了口,“老爺如此做也是為了家族著想,畢竟誰也說不準這件事情如果放任不理,將來萬一真出了事,皇家會不會一個大罪扣到國公府頭上。白家全族上上下下幾百口人,除了京都三座府邸之外,還有洛城的旁系,那可都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啊!”

    白興言點點頭,一副為難又無奈的模樣,“是啊,此事必須得給皇家一個交待,必須得給十殿下一個交待。阿染,這起事件的重點不是給不給驗身嬤嬤銀子,而是要保全我白家全族人的性命。你別怪父親,父親也是迫不得已,要怪就怪你選擇的夫家權勢通天,我們不得不謹慎為之。阿染你放心,不管今日結果如何,你都還是本國公的女兒,是我白家嫡女,為父不會因此就虧待了你。”

    白興言說完,看了那錢嬤嬤一眼,心下想著不驗就不驗吧,正好省銀子了,反天這老嬤嬤往府里走了一趟就夠了,事后他悄悄派人把消息散布出去,效果也是一樣的。

    白鶴染看著這一幕幕一出出,也看著白興言和小葉氏兩副嘴臉,不解地道:“都說十殿下是混世魔王,人人對他都是聞風喪膽,絲毫興不起與之作對的念頭。可我怎么瞅著不像?你們這是聞風喪膽的樣子吧?你們分明就是頂著風往上爬,不把十殿下給得罪個透誓不罷休啊!”她搓搓手,“看來我回頭得跟十殿下說一聲,告訴他威望樹立的有瑕疵,至少在這文國公府里是沒人把他當回事的。”

    白興言只覺陣陣頭大,誰說他們不怕十皇子的?他們就是因為太怕了,所以得想方設法跟其保持距離,擺脫關系。只要白鶴染沒了十殿下這座靠山,他就不用這么怕她了。

    “阿染,你看,驗是不驗?”白興言沒搭剛剛那話茬兒,追問了句。

    可還不等白鶴染接話,就聽廳外又有腳步聲傳來,而且還是很多人的腳步聲。同時傳來的,還有個尖細的聲音:“喲!人還真在這兒呢!國公爺,你這國公府還真行來,連賊都藏!”

    白興言一聽這個動靜,汗毛都立起來了,小葉氏也是一臉的緊張。

    因為能發出這種不陰不陽的動靜來的,那可都是宮里面的公公。太監這種存在他本身就很特殊,明明只是個奴才,還是沒了根的男人,當歸為人下人才是,可偏偏他們就侍候著這天底下權勢最大的主子。

    這都不算鬧心的,最鬧心的是,白興言聽出那聲音的主人,不是旁的,正是老皇帝身邊那位不可一世到都快被皇帝認為干兒子的總管太監:江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本站推薦:我的帝國無雙明天下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盛唐風華銀狐續南明在西漢的悠閑生活

神醫毒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69書吧只為原作者楊十六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楊十六并收藏神醫毒妃最新章節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地址 四川快乐12中奖口诀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结果 世界 股票指数 代码 好运快三走势图 000983股票行情 浙江体彩6 1历史号码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直播视频 短期基金理财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全天计划 广西快乐双彩官网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升华拜克股票行情 贵州十一选五的直播走势图 pk10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pk拾稳赚技巧5码 甘肃五天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