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書吧 > 斂財人生[綜] > 第830章 奇爸怪媽(26)三合一

第830章 奇爸怪媽(26)三合一

作者:林木兒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次元法典神級英雄帶刀禁衛神器收藏家斂財人生[綜]逍遙夢路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籃壇紫鋒

一秒記住【69書吧 www.utkxcj.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奇爸怪媽(26)

    對于林雨桐的詢問, 倆警察對視一眼,然后搖搖頭, “抱歉, 林小姐。我們沒到現場,現在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林雨桐點點頭,這個回答在情理之中, 但她還是道:“我同學已經通知她伙伴的家長了,應該很快就會趕到。如果兩位要處理的事情跟這個姑娘無關,那么就只當是我報警了, 有人在酒店失蹤了。”

    “好的。”高個的警察朝林雨桐笑了笑, “我們知道了。”

    在電梯里, 也就只有這么點功夫說話。等電梯到了頂層, 林雨桐謙讓的退了兩步,沒急著出去,等到經理帶著兩警察先走了, 她才邁步走了出去。

    走廊里有探出頭的人,另外三部電梯里陸陸續續有人走了出來。林雨桐蹲下將鞋帶解開又重新系上,見走廊的頂頭房間門口已經圍了不少人了,她這才起身趕過去。

    慢慢走近了,能聽到里面的抽噎聲。

    林雨桐站在外圍,聽著周圍的議論聲。這些人大都是一個圈子里的人,再加上他們帶著隨行人員,越發顯得雜亂。

    “是文武的粉絲?”

    “誰知道呢?反正是個女孩子。”

    “不過這粉絲是怎么混進來的?”

    “是啊!保鏢是干什么吃的?不過這半夜房間里發現一個外人,是挺嚇人的。”

    “這還算是好的吧。去年那誰誰誰的粉絲, 不就在演唱會的時候吞安眠藥自殺了嗎?”

    “對對對!還有那誰誰誰的粉絲,站在幾十層樓高的樓頂上威脅她父母,見不到偶像就自殺。你說現在這孩子都怎么了?”

    ……

    嘰嘰喳喳的說什么的都有。

    林雨桐豎著耳朵聽里面的聲音,一個男人的聲音在女孩的抽噎聲中斷斷續續的傳來:“……文武先生就住在里間,外面的客廳有個保鏢在的……兩人都睡的比較早,大約十一點就上床休息了……睡著了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大約三點多的時候,文先生覺得有點冷,被凍醒了,誰知道一睜眼……就看見窗戶邊上趴著一個黑影,不知道是要進來還是要出去……不過我估計是要出去,因為屋里的溫度已經很低了,顯然是窗戶已經開了不少時間了……文先生睡覺有個習慣,這個他的粉絲都知道,那就是他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論冬夏,窗口都要留一個點空隙叫空氣流通,要不然就覺得屋里憋悶……這姑娘大概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從上面爬下來直接到了文先生的窗戶口上將窗戶輕輕拉開……大概怕動靜太大,所以沒有急著把窗戶關上,這是為了走的時候方便一點……不過這也太危險了,這頂層可是二十四樓……她肯定是從上面下來的,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這要掉下去,出了事誰說的清楚?”

    “你們認識這個姑娘嗎?”這個是那個高個警察的聲音。

    “不認識,不過文先生說,在健身房見過這個姑娘,跟她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小姑娘,這兩人都是海納林博先生的女兒林小姐的介紹認識的……”

    話沒說完,林雨桐就從人群后面走了出來,直接進了里面。

    “是林大小姐。”

    “怎么會跟她有關呢?”

    身后什么議論都有,林雨桐沒搭理,就這么走了進去。

    屋里的人對于林雨桐的到來顯然吃了一驚,這位正跟警察在一起說話的中年男人明顯慌亂了一瞬。

    對于這種故意將話題往這邊引的人,林雨桐只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向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文武:“文先生,聽說你遇到這樣的事,我特意過來看看。”

    文武愣了一下就趕緊站起來,“林小姐,只是虛驚一場,沒想到驚動您了。實在很抱歉。”

    林雨桐指了指剛才說話的中年人,“那位先生是?”

    “是我的經紀人。”文武說了一句,然后抬眼瞥了對方一眼,眼里帶著幾分警告。

    林雨桐這才走向那個中年人,“你說這個姑娘是我介紹給文先生的,請問當時你在場嗎?”

    “沒……沒有。”這人忙笑道,“是我口誤。”

    “我要是沒記錯,我只介紹了一個姑娘,但不是這個。”林雨桐說著,就朝文武笑笑,“你說是嗎?文先生。”

    “是的!”文武忙道,“這個姑娘是跟著過去的,我以為是一起的,這是誤會。”

    老板千叮嚀萬囑咐對這位海納的大小姐客氣些,他怎么會因為這事攀扯呢?何況這事真是跟人家沒什么大的關系。

    林雨桐笑了笑,朝那姑娘瞥了一眼,這才跟文武告辭,“……萬幸沒有出大事,要不然真是……”

    文武后怕的很,他發現有人的時候不免驚叫了一聲,差點把這姑娘嚇的從窗戶口掉下去。真要是出了人命,那才真是大麻煩呢。心有余悸的跟林雨桐客氣了幾句,又送到門口,兩人握手告別,叫周圍圍著的人看看,他們之間并沒有那些猜測中的不能說的陰謀。

    林雨桐從門口的人群中擠出去,這才發現楊天已經在門外了。

    “小姐。”楊天皺眉往里面看了一眼,“要我去處理嗎?”

    林雨桐搖頭,“說起來也不怪人家。走吧,就這樣吧。他不會亂說的。”

    楊天護著林雨桐回房,在電梯門口碰上了縮在一邊的開顏,她帶著幾分后怕:“怎么樣了?”

    “誰叫你上來的?怕自己上不了頭條嗎?”林雨桐拎著她就走,進了電梯直接塞給楊天,“將她帶回她的房間,等她父母過來你再回來。”

    楊天對開顏可沒什么好脾氣,惹了多大的麻煩。

    開爸和開媽到的時候是凌晨四點半,并沒有耽擱多長時間。楊天直接道:“……兩位都是明理的人,應該知道這事不好處理。不是我們大小姐不幫忙,實在是對方是彩鳳的藝人,這一點兩位都明白的吧。”

    對外,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認為彩鳳跟海納是冤家對頭,那么彩鳳的藝人能叫海納的老板去求情嗎?不能!只能越參與越糟糕。

    開爸連連點頭:“我明白。我明白!已經給你們添麻煩了。”

    等楊天走了,開媽將門一關,直接一巴掌就扇在開顏的臉上:“……你出門的時候怎么跟我說的?不是說出來旅游嗎?不是說要做什么社會調查嗎?這就是你的社會調查!半夜跑到男人的臥房去調查了?”

    開顏都被打愣了,從小到大沒挨過打,她捂住臉,“……去的又不是我……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開媽呵斥道,“白長個子不長腦子……”

    開爸一拉拉住開媽,“行了,趕緊走吧。別在這里耽擱了。”

    “陳燕怎么辦?”開顏抬起臉問了一聲。

    還問?

    人家怎么辦關咱們什么事?再說了,想出力也得有能出力的地方吧。別在這里耽擱的連自己也陪進去。警察好歹還講理,可那位聞著味就撲過來的娛記,才不管真相是什么,只會瞎寫一通。鬧不好明天自家的閨女就成了那陳燕的‘同謀’了。

    天亮的時候,酒店被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都急著要第一手資料。劇組出去開拍以后,楊天留下,以防出現緊急狀況,他要留下看著事態發展做公關。

    林雨桐干脆就沒急著起床,半夜三更折騰到天亮,是夠累的。

    一醒來苗苗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開顏那事是怎么回事?”

    什么事?

    林雨桐一時還沒明白過來,“出什么事啊?”關開顏什么事?

    “你看新聞吧。”苗苗聲音帶著焦急,“他們說開顏花錢雇了高中同學跟拍文武的私密照片。”

    “什么?”林雨桐一下子就坐起來了,“我先掛了,容我看一下。”

    結果滿屏都是罵開顏的。而那個陳燕,則成了校園暴力的受害者,因為曾在高中的時候就被開顏欺負,所以懼怕她。對她的話,不敢不聽。

    這是在替陳燕脫罪!毫無疑問,這個陳燕的背景肯定比開顏家里的背景深。

    四爺從外面健身回來帶了早餐,見林雨桐坐在床上瀏覽新聞,就道:“別看了。看了也沒用,我查過了。陳燕的父親是開顏父母的上司。而陳燕的家里的其他親屬,所處的職位都不低。這事要是開家不主動站出來,誰出面澄清也沒用。”至少這一撥人知道輕重,并沒有拉扯桐桐進來。

    林雨桐嘆了一聲,接過四爺遞過來的豆漿,正要喝手機就又響了,是開顏。

    “桐桐……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樣的人……陳燕是胡說八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你清楚的……你說句話……”

    “可以!”林雨桐直言道,“如果你們家決定將對方告上法庭,我會出庭作證。”

    “好!”開顏破涕為笑,“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

    放下電話,開顏看著開爸開媽,“咱們找律師,咱們告他們……”

    “你們各執一詞,咱們能勝訴嗎?”開爸捂著頭,“打官司不是那么簡單的事。”

    “可是林雨桐說肯為我上庭作證。”開顏看向開媽,“我有人證的。”

    “可她能證明什么呢?”開媽一夜之間變的憔悴了起來,“除了能證明你半夜找她了,其他的什么也證明不了。你們倆私下說的話,誰也證明不了……”

    “證明不了不等于要這么沉默下去。”開顏臉都白了,“哪怕就是輸了,我也得叫人知道他們是怎么信口雌黃的……”

    “然后呢?”開爸看向女兒,“然后就是我跟你媽都丟了工作,什么也沒有了。這個家就徹底毀了。”

    開顏睜大了眼睛,“所以,你們不準備告他們。打算就這么認了……”

    “出國吧。”開媽看向女兒,“對方愿意出錢,能叫你的后半生在國外過的舒舒服服的。孩子,去吧!這事……”她的眼里閃過一絲冷意,“這事慢慢來,爸爸媽媽總會給你討還公道的。”

    “你……你……你們……”開顏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陌生極了,仿佛一夜之間,她的世界整個兒的顛覆了。

    林雨桐太清楚這種事情了,不管自己說什么,對方不主動出聲,別人那都是狗拿耗子。開家父母只怕是不得不咽下這口氣的。

    這兩天,林雨桐接到好些電話,都是班里的同學打來的。誰都不信開顏是這樣的人。

    高中的時候欺負同學?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苗苗曾經試圖找過開顏的兩個高中同學,請他們給開顏做證。但是遺憾的是,誰都不敢站出來。得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她家里的人都不站出來,你憑什么?”

    文娟更是當天就買了車票往學校趕。

    但這事只能這樣了。

    圓餅老師那里的消息:“她父母跟我聯系,要辦休學手續。”

    這樣也好!先避出去再說吧。

    等林雨桐從拍攝基地返回家的時候,事情已經有了結論了,陳燕因為長期被校園暴力,導致精神狀態異常,因此沒有負刑事責任就直接釋放了,交給家人看護。而開顏脅迫同學跟蹤偷窺,因為證據不足,不予追究責任。

    這事情就這么畫上了一個句號。

    “這就是交友不慎,沒有判別能力的結果。”朱珠教導閨女,“你以后交朋友也該慎重一些。你看這個叫開顏的小姑娘吧,就是太不諳世事。你前后想想,她這同學追偶像,那可是費了心思了。只怕連你住在酒店的消息她也知道。要不然,為什么開顏半夜的時候能準確的摸到你的房間門口呢?我可不相信前臺能把消息給這么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那酒店一年四季幾乎天天都住著演員明星,沒有點保密意識,這生意還怎么做?人家把消息搜集的這么清楚,叫上她只怕也是為了更方便的。你前腳進健身房,后腳就碰上同學,你說巧不巧。”

    叫她這么一說,整個都陰謀論了。

    “所以啊,我就十分看不懂現在的小姑娘。明知道酒吧里什么人都有,但還是一個個的往那地方跑,非得吃虧了才知道厲害。明知道不能在外面喝醉,可為什么還跟著亂七八糟的人上酒桌,人家請了就去喝。”朱珠摸著閨女的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千萬要記住了。”說著,她冷哼一聲,“要是我,誰要是敢這么欺負我閨女,哪怕是玉石俱焚呢,我也不叫他們好過。”

    只要開家豁得出去,把陳家那些關系網往出一扒拉貼在網上,這事其實就算是解決了一大半了,任誰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開家的父母他們考慮的問題也確實是大問題。現在看著是痛快了,以后呢?以后這小鞋少的了嗎?家里的經濟來源要是斷了,又該怎么辦呢?

    “所以,不能說人家是對是錯。”朱珠說著,就笑問林雨桐,“你說是吧?”

    這是怕自己貿貿然傻傻的出去打抱不平。

    林雨桐能說出出庭作證的話已經是極限了。而且就算作證,也未必就能被采信。畢竟,跟開顏認識也才半年。再說了,人家背后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打抱不平這事,根本就站不住腳。

    這事辦不成不說,管了閑事就意味著多得罪了很多人。得不償失啊!

    正月十二,新的一學期開始了。宿舍里卻少了一個人,開顏的東西在昨天已經被她父母全都拿回去了。正式休學了。

    “開顏打電話說,出國的事情已經辦的差不多了。”苗苗坐在開顏的椅子上,“聽起來好像還是不甘心,她說她自己會討回這個公道的。”

    林雨桐整理床鋪的手一頓,“吃了這么一大大虧,也該長大了。”

    “不過那陳燕家是不是也太黑了。”文娟被這次的事情嚇的夠嗆,“為了不叫他家的孩子坐牢,不惜毀了另一個孩子的前程。這事太缺德。”

    “少見多怪。”苗苗不以為意,“這樣的事情多了去了。”

    “我要把這些寫進小說里。”文娟抱著筆記本,噼里啪啦的一通敲打。

    林雨桐轉移話題,將元宵晚會的票拿出來給兩人,“一共五張,本來有開顏一家的票的。如今也用不上了,你們看著分吧。”她看向苗苗,“你爸不是來了嗎?要是沒走,一起去看吧。”

    這種票對林雨桐不算什么,但外面卻是買不到的。苗苗將票攥在手里,眼神卻有些復雜。

    文娟笑嘻嘻的拿了兩張,“……我能送人吧?”

    “隨你。”林雨桐不管她們怎分配,給誰都一樣。

    文娟將票收起來,轉臉林雨桐:“你是不是給我打賞了?”

    說的是她寫的小說,讀者的打賞。

    “沒有啊!”林雨桐失笑,“我最近忙的,都沒顧得上看。”

    苗苗噗嗤一笑,“也別看我,我倆都不傻。要真打賞直接把錢給你就行了,干嘛傻乎乎的叫網站賺一半。”

    也對!

    文娟面色很奇怪,“我跟你們說,過年在家里更新,碰上幾個神豪的讀者。連著好幾天,一打賞就是一百萬文學幣。”

    一百萬文學幣相當于一萬塊錢吧。還連著幾天幾個讀者打賞,這還真是不多見。

    尤其是在女頻,很少遇見這種神豪讀者的。

    苗苗馬上撲過去,“我看看,我看看這是誰啊?”書真的不至于好看到這種程度的。

    “沒名字。”這也是文娟糾結的地方,“這幾個用戶名都是用標點符號的。一個圓圈,一個圓點,一串省略號什么的。而且只有一個能關聯到微博,其他的都是披著馬甲的……”

    “那肯定是一個人啊。”苗苗馬上八卦了起來,“你寫小說的事,除了咱們宿舍你還跟誰說過?”

    “沒有!”文娟搖頭,“叫認識的人看了,多不好意思啊。”

    苗苗看林雨桐,“要不是咱倆,這么大手筆的打賞會是誰呢。”這打賞把文娟這幾年的學費生活費都給付了。她認真的看文娟,“該不會是誰看上你了吧?”這姑娘比上學期瘦了一些,看起來雖然還是圓潤,但是皮膚白皙,臉圓圓的,眼睛圓圓的,鼻子嘴巴張得也小巧。再加上人靠衣裝,穿的是自己那邊閑置出來的衣服,怎么看,也是個俏佳人啊。

    文娟被苗苗的話雷的外焦里嫩,又見她眼神怪異,忙道:“去!一邊去!哪個男人看女頻的小說?”還是這種傻白甜文風的。“要是真有這樣的男人,那這得是什么性子的?”

    打賞這么大方,肯定不會是小男生。一想到一個胡子拉碴的大漢摳著腳捧著少女心……哪怕是金主也有種想吐的沖動。

    “文娟,我敢打賭,這位符號君八成真是看上你呢。”苗苗哈哈大笑,“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寫網文的。”

    “去!”文娟白了對方一眼,“我覺得這是個貼心的阿姨。你看我給這個能關聯上的微博私信以后,人家回復我了……”

    “微博號是什么?”林雨桐趴在床上往下看,也看不清楚,直接問了一聲。

    “還是個奇怪的符號。”文娟嘆了一聲,“我拿一張票,問問他地址,想給他快遞過去。看他以往的微博,他該就在這座城市里。”

    說了一會子話,班級群里有消息了。上學期的成績單下來了。

    “考的怎么樣?”林博問坐在對面的圓餅,“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圓餅將手機遞過去,“你自己看。”

    一串以9字打頭的成績叫林博的嘴角越翹越高,“要么說是我閨女呢。這聰明勁就是隨我。”

    “不說擺個謝師宴?”圓餅挑眉道:“你丫用人用的太狠了。”

    “謝!謝!謝還不行嗎?”林博哼了一聲,“不過,這獎學金……想辦法體面的推了,要不然說什么的都會有。”

    “你恨不能給你閨女身上按個真空罩,所有的病毒都擋在外面。”圓餅搖頭,“這種教育方式不對。你就說我們班那個開顏,你閨女的舍友。那孩子不就被坑了嗎?父母保護的太好,對孩子沒好處。”

    “你懂個屁。”林博冷哼一聲,“等你自己當爹了你就明白了。”

    “我跟你說,我之前還想著不行的話把那個誣陷人的那家人給拉出來曝光曝光,可一想,現在這個時機也不對。”圓餅冷哼一聲,“這干一行就得愛一行,我當了人家的老師,這愛護學生至少得做到吧。先放放,等時機到了,看我收拾他。如今鬧起來,不管結果如何,開顏那姑娘前程就都毀了。還不如放放,叫這事情冷下來了,再說吧。”

    林博覺得,這也就是圓餅身上唯一的優點了。對自己人絕對護短。正要說話,桌上的手機響了,是圓餅的手機。

    林博直接就給點開了,結果是一條微博的私信,“誰啊?問你要地址,給你寄東西。”

    圓餅蹭一下起身將手機給奪過來,“怎么看人家**呢?”

    屁的**。“談戀愛了?”

    “沒有!”圓餅一看是‘涓涓細流’的私信,心里就咯噔一下,想起林博說的‘戀愛’他就有些不自在,干脆直接起身道:“行了,我也不要你的謝師宴了。我過來就是提醒你一聲,別把你閨女看的太死了,叫孩子自己有點空間,要不然長不大,這得引以為戒。”

    不管因為這話陷入沉思的林博,他直接出門,然后撥通了一個電話,“……按你的意思我可是把該說的都說了。那件麻煩事解決了吧?”

    “嗯!”四爺看了對面坐著的人一眼,覺得現在不方便跟他在電話里深入的交流,只道:“辦妥了。你以后可以安心的出門了。”

    江橋看著四爺撂了電話,就狐疑的道:“電話里的聲音我怎么聽著耳熟呢?”

    “少有你不熟的人吧。”四爺坐在椅子上一轉,側面對著他,“說吧,到公司來什么事?不是在片場盯著呢嗎?大老板走了你就偷懶了?”

    “我為什么來你不知道嗎?”江橋身子前傾,“你不是有事要告訴我嗎?在淮柔呆了好幾天,你到底想的怎么樣了?走的時候也不知道說一聲,你到底什么意思?”

    “哦?”四爺一副才想起來的樣子,“你說這個啊。我后來想了想,覺得還是不告訴你為好。”

    什么?

    江橋蹭一下站起來指著四爺:“你……你逗我玩呢?”說完,才有幾分恍然,“你丫根本就沒事對不對,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明白了……你丫就是為了追……”

    “慎言。”四爺冷眼一丟,“你見我們私下在一起了?”

    江橋一噎,“這還要親眼看見?”酒店的錄像翻出來你能跑了?

    “眼見為實。”四爺輕笑一聲,“拿到證據再來跟我說話。”記錄早動過手腳了,你查個屁。我防媒體比防你防的嚴密。

    氣哼哼的江橋摔了門直接出去了,辦公室的門卻被敲響了,秘書進來低聲道:“老板,董事長請您去一趟。”

    “就說我出門了。”四爺直接起身,一點也沒把江天的話當回事,“叫司機備車,去工地。”

    “衣服都帶夠了嗎?”林雨桐在電話里問四爺。

    “夠了。”四爺堵在半路上,腿上還放著施工圖紙,“不夠叫司機回來取就是了。我不在工地住,晚上去酒店。”又不是特別偏僻的地方,開車四十分鐘也就到了條件相對還行的酒店,“你呢?干嘛?”

    剛才正在給康來回短信,這事……不值一提吧。“我正準備給之春寄點東西。”給舅媽的護膚品和瘦身膏也該寄出去了。

    又絮叨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因為康來想起了之春,林雨桐直接在網上找了快遞公司,定了時間,他們會上門收快遞。

    晚上的時候,快遞員才過來,在宿舍樓底下。

    “我也去。”文娟拿了一包東西,還有一張票,“我給符號阿姨寄點東西。”

    “符號君回復你了?”林雨桐有點訝異,她一點都不認為這么大手筆的會是一位阿姨。

    “回復了,不過留的地址是個酒店的房間。”文娟皺眉,“大概還是不放心陌生人……”

    誰說的清呢?隔著網絡呢。

    “你也別太實誠。”林雨桐提醒了文娟一句。

    “知道。”文娟保證,“不見面……”

    下樓的時候,正好碰見同班的一個女生:“你們還不知道吧,獎學金和助學金都下來了。”她復雜的看向文娟,“她可是大贏家。”

    林雨桐打開班級群,打頭寫著林雨桐主動放棄獎學金等等的話。可自己壓根就不知道這一碼事。不用問都知道是圓餅處理的。

    然后再往下看,文娟有國家一等獎學金,學校一等獎學金,國家一等助學金,學校一等助學金,還有三臺一等助學金,這是從校外拉來的贊助,三臺指的是三家電視臺,因為領導都是傳媒大學出去的,所以給了母校一些幫助。各項累計起來,一共得有一萬六千塊錢。

    “這么多?”文娟自己都嚇了一跳,學費一年才八千多。這可相當于自己一年的學費和一學期的生活費了。

    “你成績好,是你該得的。”林雨桐說了一句,但還是覺得圓餅這位輔導員做事夠任性的,這么多一等獎往一個人身上砸。

    兩人在樓下寄了東西剛要上樓,林雨桐就瞧見有人朝這邊走了過來。路燈下,隔得有點遠,看的不是很清楚。

    “怎么了?”文娟順著林雨桐的視線看過去,“這人……有點眼熟。”

    “給苗苗打電話叫她下來。”林雨桐低聲道,“那是她爸。”

    “想起來了。”文娟趕緊摸電話,“是有點熟悉。”

    “苗叔叔。”林雨桐打了個招呼。

    “哦!”苗爸一愣,上下看了林雨桐一眼,“是苗苗的同學吧。你好你好!”

    “我們已經打電話了,她馬上下來。”林雨桐朝樓上指了指,“宿舍管理有點嚴格,上不去。”

    “沒關系!沒關系。”苗爸擺擺手,“這不是開學了嗎?我就是順便過來看看。我們家苗苗看著和氣,其實脾氣有點硬,你們多擔待點。”

    正說著話,苗苗就過來了。林雨桐和文娟不妨礙人家說話,直接上了樓。

    “其實苗苗她爸對她挺好的。”文娟嘆了一聲,“她就是扭不過勁。”

    “爸……你怎么來了?”苗苗的手攥緊,想起那兩根送去檢測的頭發,心慌了一瞬。“生意談的怎么樣了?”

    “生意的事,哪里是說談成就談成的。”苗爸擺擺手,“我是看了最近的新聞,出事的女同學我好像有點印象,是你們宿舍的吧。我不放心就過來看看。現在的社會,人云亦云的人太多了,遷怒的人也太多了……”

    “沒事!”苗苗強笑了一下,“沒人找我們麻煩,也沒人說什么難聽話。”

    苗爸忙著點頭,“那就好!那就好。”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又道,“苗苗,是不是錢不夠花啊。怎么想起弄了個什么工作室。你現在正是學習的階段,先好好學習。其他的不用管。爸爸已經托朋友幫忙了,肯定在京市給你找個體面的單位。是報社還是電視臺,都行。大的電視臺爸爸沒本事把你塞進去,但是其他臺,像是農業頻道,戲曲頻道也還都不錯嘛。又清閑……要是錢不夠花,你就說話……”

    苗苗的手再一次攥起來,心里突然一揪一揪的,難受的厲害,“……沒事,夠花,我就是喜歡賺錢……”只有手里有錢,心里才覺得安穩。這世上沒有什么比金錢更叫人覺得安全了。

    苗爸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肩膀一下子就塌了一樣,“那……好吧……你喜歡就好……去吧……上樓去吧,外面怪冷的。我也先回酒店了。你先走,爸爸看著你上去……”

    苗苗轉過身進了宿舍樓的大門,想了想又轉身出去,正好看見有些佝僂的背影,不知怎的,她鼻子猛地一酸,“爸——”

    苗爸站住,回過身來臉上帶著笑:“想起有什么想要的了?”

    苗苗跑過去,把晚會的票塞到苗爸手里,“先別急著回去,咱們正月十五一起去看晚會。”

    苗爸愣了一下,忙應了一聲好,“沒一塊過年,一起過元宵也好……”

    回到宿舍,苗苗直接上了林雨桐的床,趴在她的身邊,看著她修改劇本,然后悠悠的問了一聲,“你說我是不是錯了。”

    林雨桐停下手,“你不是一直等結果呢嗎?也該出來了。與其心里懸著,倒不如等等看。”

    “我有些后悔了。”苗苗胳膊枕在頭下面,“后天你能陪我一起去鑒定中心嗎?我不敢去。”

    “好!”林雨桐一口應了,也許結果對于苗苗來說,確實是有些殘忍的。

    苗苗剛要起身,邊上的電話響了,來電顯示:康來。

    “這是誰啊,電話打的這么勤?”她將電話拿起來遞給林雨桐,不免問了一句。

    林雨桐打了一個嗐聲,一副一言難盡的樣子……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本站推薦:原罪救贖足球皇帝全能運動員惡魔囚籠網游之大盜賊重生煉氣士怪物獵人OL之貓行天下王者游俠網游之三國超級領主網游之白帝無雙

斂財人生[綜]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69書吧只為原作者林木兒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林木兒并收藏斂財人生[綜]最新章節

真人捕鱼比赛下载地址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江苏快3大小在线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看号技 体彩排列3走势图 江苏快3app官网下载 股票期货配资网 体彩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浙江20选5开奖查询 辽宁快乐12怎么玩好中奖 一分钟彩票是骗局吗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 特斯拉股票走势图 浙江11选5分析软件 北京赛车pk10怎么没有双面盘 青海快三走势图